如何从自我中撤离

在经历着这段漫长的疫情压力的过程中,我们都有一种无助的感觉。即使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也是如此,无助感。

如果你读一读人们在这段时间里所说的话,世界上这么多人–无论他们是否有精神追求,无论他们是否慈悲,无论他们是否能够保持正念–都认识到了同样的事情,认识到此生的珍贵,以及我们彼此之间相互连结的珍贵,我们也看到了自由和与之相关的体验之珍贵。这么多年来,我们曾认为所有这些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通过我们在疫情期间的共同经历,我们现在看到生命是多么的宝贵–仅仅是活着,也看到它是多么的脆弱。当我们可以自由地走在大街上而不必担心自己所呼吸的空气中含有什么时,这是多么美好!现在我们认识到了自由的价值。

就像你被安排去做一件家务事,比如说轮到你去杂货店采购,买点胡萝卜。通常我们会想,”哦,非得我去不可吗?我可不喜欢买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现在,只要有机会出去,我们就会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让我去!” 这种反应表明我们是多么珍视自己的自由。

现在我们已经对自由有了一些更好的理解。以前,我们拥有它,却没有意识到这份拥有,我们曾经可以自由行动,到公园里去跑、去玩耍,我们可以享受长时间的散步,无忧无虑地自由呼吸空气。现在,由于我们中的许多人被疫情所限制,我们正在失去这种宝贵的自由。

另一种类型的禁锢,另一种类型的自由

当然,与所有其它限制我们、妨碍我们体验完全自由的东西相比,这种禁锢感不算什么。还有一种禁锢是我们还没有看清楚的:我们的自我。我们那些搅扰的情绪和分别心,以及所有那些仍在禁锢着我们的习惯性模式。你能想象当我们从这一切中获得自由的那一天吗?那时我们会感受到多么大的自由,比我们现在失去的自由大得多。

疫情之前,我们有这种自由,可以在任何时候去任何地方,这种自由一直伴随着我们。然而现在,我们被限制住了。同样地,这种更大的自由感,我们的心,也已经在这里了;我们只是没有看到它。我们没有看到它的珍贵性,它的价值。它一直在这里,但它被限制住了,或者说被障盖住了。

自我是有点问题的,不是吗?我想你我在这一点上是有共识的。特别是最近,我们能够非常清楚地看到自我所造成的麻烦。当然,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摆脱自我。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以自我为中心是如何带来这么多的痛苦。当你变得有点过于自我关注时,那么渐渐地你就会变得更以自我为中心,而当你变得更加以自我为中心时,那么,渐渐地,你就会变成一个自大狂。最近,我们在世界舞台上有一位非常好的老师,向我们清楚地展示了以自我为中心、自大狂的心态如何给自己和他人都带来巨大的痛苦。当今的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从精神的角度以及世俗的角度来看都是如此。

当有人如此以自我为中心,说:”我知道的最多,我是最好的,等等等等,” 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不是很麻烦吗?如果听上去我们是这样的人,那么无论谁和我们混在一起,都会感到非常麻烦。

那么,我们如何认出我们的自由呢?虽然它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却被自我所障盖了。一开始,我们需要智慧,或知识,然后智慧也会在我们道路的尽头出现。如果我们没有关于证悟的知识,我们就不会去寻求证悟。一旦有了这些知识,我们就能够去寻求觉醒,最后我们也将获得关于这种觉醒的完整知识。因此,由智慧开始,由智慧圆满行动。

这就是自我的智慧。当你对自我有了更好的控制,你就能在生活、关系和工作中取得成功。而且你肯定会在通往自由的旅程中取得成功,即觉醒的精神旅程。所以我们可以从努力走出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智模式开始。

关键点

走出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智模式

1. 回想一个曾经你的自我占据着舞台中心的时刻。也许是在谈话中你说得太多了,或者你获取的东西超过了你应得的份额,又或者是你忘了预先告诉他人你的某个决定,而这个决定可能会对他们造成影响。请呼吸,并回想一下。

2. 设想一下那个场景中的其他人–那些可能加剧造成这种情况的人,以及当时和你在一起的任何人。然后想一想可能受到你的行动或不行动而产生影响的其他人,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的。花点时间考虑一下,尽可能留意与这个情形有关的人有哪些,越多越好。

3. 将你的觉知向远处扩展,去含括世界上所有其他人–那些可能经历过或没有经历过与你所回忆的情况类似的人们。

4. 现在将所有人带入你的自心–所有你刚才想到的人–并祝福他们安好。

从以自我为中心或以 “我 “为焦点,转移到去关注与该情况有关的人,并进一步含括所有人,这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如需获得进一步的学习,请登陆 freshmind.info查看禅修引导,短视频和课程。